第268章 总以为要结束(1 / 1)

我深深的叹了口气,满脸都是无奈,命运不公我是知道的,可像这般折磨一个小姑娘,就有些太过难看了吧,尤其是孙妙可在说出这个故事的时候,代入感十足,我的脑子已经幻化出了孙露娇小且被折磨的差点残废的身体,或许像他这样的人,真的不会遇到世间的半分微暖。

因为这个世界容不下她……

我在想,这种人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,玛德,比老子还特么的惨。

孙孙妙可讲到这里完全是勾起了我的瘾头,我想听下去,看她到底经过了一个怎样的历程。

孙露看着她,问她为什么要放自己逃走?我了解继父,也能看到继父心底那层丑恶,可是她不懂郑嫣,不知道她那层冷漠里到底有什么样的情感。

郑嫣十分认真地看着她,像是要告诉她一个秘密一样,她说孙露,如果我不让你逃走,你还是会想办法逃走,所以我愿意成全你。外面的世界怎么样?嗯?吃垃圾的日子好过吗?

郑嫣,你给我滚开。孙露心里就像被火烧一样,如果不是因为全身是伤,不能动弹,孙露一定会起来和她拼命,她没有想到那天她故意放自己离开,原来是出自于这样的目的。

看着她那张清纯的脸上刻满恶毒,孙露觉得那比一个杀人犯更加可恶,更加卑鄙。

孙露,真是狗改不了吃屎,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的脾气。我告诉你,从今往后你想要在这个家里生活,你就得服我,要不然我会让你吃更多的苦。郑嫣说完,得意地看着她,好像她是公主一样,而孙露是那个奴隶。

孙露不解地看着郑嫣,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,郑嫣笑的十分大声,她指着她的鼻子说,如果不是因为你来了这个家里,继父不会这样对我,如果不是因为你,继父更不会打花我的脸,让我从今往后带着这个伤生活。

说完,她把头发撩开,右脸上有一片巴掌大的疤痕,那疤痕就像是老枝皮一样狰狞可怖,孙露脑海里不由想着她被继父打时的情形。

我,我恨你,我告诉你,只要我在这里家里,我就不会让你好过。郑嫣狠狠地扔下这句话,掉头走了,孙露心里突然觉得一阵茫然和凄惶,她恨自己,那自己去恨谁呢?

妈妈不要她了,继父又这样对她,而郑嫣的经历并非是由她造成的,那孙露该恨谁呢?

一阵凄凉划过,有雾遮了她的眼睛。

傍晚的时候继父拿着一套学生的制服回来扔到了她的身上,让她快点穿上。孙露睡的有点迷糊,心中上学的渴望在一霎那被激活,她腾地坐起来,抱着制服怯怯地问继父,我可以去上学了吗?

继父听了突然愣了一下,然后十分鄙夷地看着她骂,小婊子,做美梦呢吧。一会有人来,你最好快点给老子穿上这衣裳。

说完,他走过来撩起她的头发左右打量,孙露才明白,他打自己的时候为什么不打脸,只打身上看不见的部位。

孙露把学生制服穿好,十分合身,可是孙露却没有一点的喜悦。

到八点多钟的时候,继父带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进了孙露的房间。那老头穿着一件海蓝色的t恤,神色十分警惕,进房间的时候还探头探脑的,直到看见孙露,脸上的皱纹才突然舒展了一下,他一笑,缺了一颗门牙的一排熏黄牙齿就露出来,十分的猥琐。

他走到孙露面前打量了一番,然后转身到继父身边说,这个丫头还不错,只是你的价钱太高了点,我什么也不会做,只是想摸摸她。

摸摸?是和继父一样的摸吗?孙露全身发抖,这样的反应成了一种习惯,难道从今往后,我的日子就会在这样的痛苦里度过吗?

一想到被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在身上摸来摸去,孙露觉得孙露快要吐了。她不知道继父和这些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爱好,难道,这就是电视上说的那种恋童癖吗?

孙露忍着心头的恶心,走到继父身边怯声问,你们要做什么?

继父看了孙露一眼,让她一边去。只是那个六十岁的男人听到她说话,眼睛都亮了一下,伸手捏了捏她的手,才笑眯眯地说,小妹妹别害怕,叔叔不会伤害你的,你什么也不会感觉到的,一会就完事。

我不要,我不想做什么,孙露低声不断说话,她只想睡觉,你们滚,滚出我的房间。孙露大声咆哮,也不管会不会挨打,她知道自己的反抗是多余的,可是如果自己永远不反抗的话,那她一直会承受这样的痛苦,孙露才不要。

继父的脸色有点青,听到一旁的那个男人有些疑惑地看着继父问,你不是说事先都说好的吗?这丫头怎么这样?

孩子气嘛,难免的,张总你先出去,我跟她说两句话。继父说着,请张总走出了卧室,他走到孙露身边恶狠狠地瞪着她说,孙露,你不要惹怒我。

孙露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继父骂他是禽兽,骂他对自己的女儿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逃走的这些日子,并没有白白度过。她从路边的电视,人们的谈话,还有很多年轻人流里流气的说话里,明白了男女之事。

孙露才十几岁,可是她觉得每次经历苦难,都在以好几岁的速度在成长。

她知道继父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是禽兽不如的事情,可是除了痛骂几句,几乎毫无办法。

小路,只要你帮我挣钱,我会让你上学。继父看到她这样的倔强,似乎有点害怕,他的声音软下来,他说他欠了外面的人很多钱,现在煤矿关了,没有经济来源,他必须想办法挣钱养活自己和她们。

孙露不相信他的话,鬼才信。可是这是事实,这几天已经有很多人来看房子。

继父拉起她的手,十分和蔼地说,继父知道,这些日子委屈你了,可是以后……没等他的话说话,她就甩开了他的手,然后十分厌恶地问他,我想知道你们到底底要做什么,具体细节都告诉我,否则,我宁愿再死一次也不会让你们得逞。

继父咬了咬牙,抬手又想打她,最后还是颓然放下。他指了指门外,小声说他是一个性无能,很多年了,现在连小姐都找不成怕别人笑话,所以现在他只找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抚摸,你懂什么叫抚摸吧。

孙露厌恶地点点头,然后抬头看着继父,还有呢?

还有就是他不习惯被人看着,需要你喝下一片安眠药,等你睡着的时候他再做。他不会伤害你的,你也看到了,他是一个公司的老总,还有些威望,不会做出那种伤人害已的事情。

孙露冷笑一声,这样的事情还不算伤天害理,如果他有一个女儿,不,应该是孙女,他会用这样方式去对待他的孙女。继父的脸又黑了一下,然后他冷声问她,用这件事情换一个上学的机会,你到底干还是不干。

他给你多少钱?孙露单刀直入,孙露已经看到了继父的软肋,孙露就不会怕他。

继父迟疑了一下,然后说是三万,他看着她还加了一句,这钱好挣。

孙露冷冷的抬起眼睛,对继你说你可以让他进来了,继父有些懵懂,然后脸上绽开一个笑,他说露露你终于想开了,这才是他的好露露。

他拉开门,那个老者又出现在她的面前,孙露对他淡淡地说了一句,张总,如果想这样玩的话,拿十万来,一分也不能少。